本港台381449
原创音乐人:串起音符为石龙写“情歌”
更新时间:2018-11-17

  翻开赵家锋的作品集,《茫茫人海路》《一起走下去》《风雨同路》等歌曲都是他的诚意之作,其中一首用东莞话创作的《献给妈妈的生日歌》,是他专门写给母亲的,“以歌寄情,妈妈听了很冲动”。

  在上演期间,一位忙碌的身影穿梭于台前幕后,诚然已有丰富的演出教训,但这次登台仍让他感到弛缓,他便是东莞市音乐家协会石龙分会副会长赵家锋。西装着身、手拿麦克风,赵家锋一会儿浅唱低吟,一会儿娓娓而谈,平常总爱开玩笑的他在谈起音乐时,眼里却藏着一份摇动。

  生活是复杂的剧本,且听岁月像旋律永恒。

  ■编者按

  面对笔者的发问,赵家锋稍作思考,说:“我想用音乐来表达自己,觉得这样的表达更丰富,有时候语言的表白太苍白。比喻,向父母、妻子或家乡抒发感情,兴许在舞台上用一首歌曲抒发心中的感想,更贴切、更丰满。”

  在东莞,有这样一群人,从生活的琐碎跟平凡中玩闻名堂。本报策划推出“生活+”系列报道,与不拘一格的东莞青年相遇,活气盎然的音乐故事、别树一帜的绘画观点、安顿心灵的精神文化食粮,从年轻的生涯姿态中,体味他们将艺术嵌入生活的美意,以无所不包的眼光为大众展示不一样的生活之美。

  《岁月留声》念旧电视金曲演唱会的舞台上,演员们全副武装,随着故事线的递进,串联起一首首经典歌曲,在场的观众不禁跟着哼唱。10月26日晚,这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为石龙中山纪念堂带来了十足的人气。

  “我会选用简单的旋律,而后让孩子发挥假想力填入爱好的歌词,而后唱出来,以此激发他们对音乐的兴趣。”赵家锋介绍。一次,赵家锋收到一份五年级学生写的题为《大陆乐园》的歌词,活跃、稚嫩的文字激动了他,于是,他为歌词谱上曲子,录好之后再送给那位学生,“学生收到之后开心的样子让我很自豪”。

  “桑田一声笑,滔滔两岸潮……”今年28岁的赵家锋从有记忆开始就有音乐陪伴,很长一段时间是耳机不离身。“小时候家里人很爱好唱K,亲戚家里有唱K的设备,我从小就听着大人们唱。”潜移默化间,音乐的种子静静种下,赵家锋开始通过模仿歌手的方式自学音乐,“那时不懂乐理常识,只是始终地去听、去唱,还跟同学组乐队,玩得很开心”。

  一支笔、一本本子,每天下班回家的20分钟行程,成了赵家锋创作的固定时段,只有有灵感他就即时写下来。“经过专业的学习,懂得了乐理知识,写歌就像是自然而然的事。”赵家锋把写歌比方成汽车组装,节奏、旋律、歌词等是不同的零部件,而乐理知识则是组装工具。

  对音乐的意识还停留在模拟的赵家锋,高中时代筛选了做一名艺考生。从业余转向专业,乐理常识的学习必不可少,当赵家锋第一次见到五线谱就想打退堂鼓。“刚进教室,看到黑板上的‘蝌蚪文’,完全陌生的货色,我开端后悔本人的取舍。”一番思维斗争,赵家锋决定留下来,“出于对音乐的喜好,还是要去深入理解它”。

  原创音乐人:串起音符为石龙写“情歌”

  为什么走上原创音乐的道路?

  把一座城唱进歌里

  是追梦人更是圆梦师

  五线谱上的“爱乐之路”

  谈到用音乐来表白自己,赵家锋还举例说,《东江河》就是以石龙为主题创作的歌曲。“石龙是一个有历史底蕴的地方,如何将这些故事告诉大家呢?于是我想为故乡创作一首歌,配以古筝等传统乐器,将石龙的故事唱给大家听。在创作的时候,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石龙的场景,歌词、旋律一起蹦出来。”

  大学毕业之后,赵家锋决定到小学做音乐老师,持续着他与音乐的缘分。

  文:麦炜源

  在东莞,有不少市民还在追寻着他们的音乐空想,渴望登上属于自己的舞台;也有一部分市民在守护本土音乐人的梦,为他们的闪耀而努力;还有曾经的原创歌者,已经被事实克服,音乐梦成为了他们的从前式。所幸的是,赵家锋是前者,他的“爱乐之路”代表了一代东莞“90后爱乐人”的追乐进程。

  在小学阶段,音乐课主要以“唱游”等趣味情势发展,孩子们可能接触基础的音乐表现形式,如唱歌,舞蹈等,以及竖笛、口风琴这类简略的乐器。总的来说,音乐课上,学生更多是“坐着学”,而不是“做中学”。为了给孩子供应更多元、丰盛的实际闭会机会,赵家锋将填词教养融入课堂,引导孩子们创作。

赵家锋是一名东莞本土原创音乐人。受访者供图